自当初参加竞选开始,特朗普在经济领域,就一直以“保守主义”的面目,出现在世人面前。他极力抨击全球化,认为这是造成美国“产业空心化”,大批蓝领阶级的罪魁祸首。并扬言将扭转这一局面。而成功问鼎白宫后,特朗普也一系列作为,也确实在身体力行的践行这一主张和承诺,在他的领导下,美国掀起了逆全球化潮流,贸易保护大行其道,既有全球经济秩序遭受到了严重威胁。7e55352c6cad428a867fa9c47c636b76.jpg

特朗普的这一套,当然是为了迎合选民。众所周知,特朗普的拥趸主要是锈带蓝领为代表的白人中下层民众。在全球化浪潮中,美国制造业竞争力有限,市场份额流逝,导致这个庞大工人群体生计日蹙。而与此同时,他们又不得不承受全球化配套意识形态——即自由、平等、人权等政治正确带来移民增加,福利被挤占以及社会治安下降等连带负面影响。双重受压之下,这部分人的怨气越来越大,特朗普正是利用这一点,才得以趁虚而入,以一介政治素人身份,挑翻传统建制派,成功入主白宫。

可这里有一个问题:特朗普的这一套,虽然能在政治上讨得民众一时欢心,但在经济上,却是缺乏常识的。作为大量吸纳普通民众就业的传统制造业,普遍技术含量偏低,所以这些行业的竞争,并不需要太高的科技含金量,拼的主要是成本和效率——说的再具体点,就是员工薪酬、组织纪律、吃苦耐劳以及基础设施配套以及制度支持等等。

而这些恰恰都是美国的弱项——作为顶级发达国家,美国的员工薪酬水平自不必说,吃苦耐劳,组织纪律性等方面,也与自由散漫的美国范儿天生相冲。至于基础设施配套,美国也早就落伍,制度方面,由于美国的西式民主机制,决定了美国政府能对企业提供的帮助相对有限,而且工会的强势存在,也会对企业追逐利润构成潜在或者直接的威胁。不管这些因素本身是否符合人道主义标准(有些确实在道德上值得称赞,但有些其实也是不合理的过分标准),但事实就是,这些都削弱了美国传统制造业的竞争力,让其无法和东亚工业国正面竞争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特朗普强行推动去全球化,寄望于通过此举,将产业回流美国,这完全是不符合经济逻辑,甚至是不现实的。如果非要做到这一点,那特朗普只有两条路——要么让工人接受更低薪酬和更忙碌的工作状态,甚至还要相当程度降低环境标准;要么则是直接拒绝“洋货”入境,强行打造一套更高成本、更低效率的落后产业体系。

毫无疑问,这两条路都是走不通。前者只会让拥趸迅速将特朗普抛弃——他们选他上来是要得到更多的利益,而不是付出更多劳动的同时,而让自己的薪酬反而降低。至于后者,这种闭关锁国的玩法,固然可以让锈带蓝领重新获得工作,但代价则是让全体美国民众承受更多的消费开支,让全民陷入困境,使美国的资源和财富,消耗在循环往复的落后经济循环中——基本上就跟鸦片战争前的大清差不多,最终使得美国整个经济发展陷入停滞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尽管特朗普能够靠这些套路,忽悠住大批知识水平和见识素养相对欠缺的普通民众,但在精英阶层,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嗤之以鼻。特朗普上台之初,绝大部分知识阶层(不光美国的,甚至包括许多中国学者),都认定特朗普现象只是暂时性的,美国迟早还是会恢复到传统轨道上来——毕竟吹牛打鸡血只能哄得民众一时。要想获得民众长久支持,归根结底还是得让他们的腰包落到实惠。鉴于特朗普的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,完全违反经济规律,注定不可能成功,所以精英阶层普遍认定,他未来必将因选举承诺无法兑现,而被民众抛弃。


评论(0条)

请登录后评论
林七.

0

0

0

( 此人很懒并没有留下什么~~ )